天龙sf吧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sf吧

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3233939226
  • 博文数量: 20626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2-12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,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。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4989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93011)

2014年(61274)

2013年(73830)

2012年(13455)

订阅

分类: 天龙八部电视剧

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,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。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。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

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,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。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。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。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。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,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,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,段誉道:“除了少林派之外,还有别的人也要找慕容氏报仇。”王语嫣道: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段誉道:“伏牛派有个叫做柯百岁的人,他的拿武功叫做什么‘天灵千碎。’”王语嫣道:“嗯,那是伏牛派百胜软鞭第廿九招的第四个变招,虽然招法古怪,却算不得是上乘武学,只不过是力道十分刚猛而已。”段誉道:“这人也死在‘天灵千碎’这一招之下,他的师弟和徒弟,自是要找慕容氏报仇了。”段誉道:“这位玄悲大师来到我们大理,在陆凉州的身戒寺,不知怎地给人打死了,而敌人伤他的法,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‘韦陀杵’。他们说,这种伤人的法只有姑苏慕容氏才会,叫做什么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’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说来倒也有理。”段誉眼见再也不能拖延了,只得道:“少林寺的方丈叫做玄慈大师,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玄悲。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,乃是‘韦陀杵’。”王语嫣点头道:“那是少林十二绝艺的第四十八门,一有只有十九招杵法,使将出来时却极为威猛。”。

阅读(88975) | 评论(47292) | 转发(81674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孙亚莉2019-12-12

汪岗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

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。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,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。

侯雪燕12-12

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,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

汪丹12-12

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,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。

康林12-12

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,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。

胡蝶12-12

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,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原来乔峰察言辨色,料知此次叛乱,全冠清必是主谋,若不将他一举制住,祸乱非小,纵然平服叛徒,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。丐帮强敌当前,如何能自伤元气?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,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,争斗一起,那便难以收拾。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,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,倒退扣他经脉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一气呵成,似乎行若无事,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。要是这反一扣,部位稍有半寸之差,虽能制住全冠清,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穴道,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相救,争斗仍不可免。这么迫得他下跪,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,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。。

王鸿钢12-12

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,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,若有说话之,煽动帮众,祸患难泯,此刻危四伏,非得从权以断然段处置不可。他制住全冠清,让他垂首而跪,大声向张全祥道:“由你带路,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,去请传功、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。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,当可减轻你的罪责。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,不得擅自起立。”。乔峰转过身来,左在他肩头轻拍两下,说道:“你既已知错,跪下倒也不必。生事犯上之罪,却决不可免,慢慢再行议处不迟。”右肘轻挺,已撞了他的哑穴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